我的相册


给我留言


与我交友


法宝流通


 

文章分类
 
 
 
 
 
 
我的友情链接

 

历代高僧:义净法师:女皇顶礼三次赴印求法

2012/6/4 9:40:00 阅读:   下载word文档   微信分享


历代高僧:义净法师——女皇顶礼 三次赴印求法

义净法师在公元六七一年赴印取经,六九五年返国,前后二十四年之久,三次赴南洋弘法,所译五十万颂佛经,对后世有一定的巨大影响。他的游记,对中国唐代的南洋情况,有详实的纪述,为不可多得的历史文献,义净与玄奘三藏,及东晋法显三藏,实乃鼎足而三的取经译经伟大贡献者,在佛学和学术上的成就,都是值得推崇的。

    一说起唐僧取经,人人都知道玄奘三藏法师往天竺取经,历尽艰辛危难,取回大批佛经,对中国佛教贡献极大,尤以唯识精髓影响后世佛学至深,不幸唯识学过于繁浩深奥,受学者不多,历代递减,如今已经很少学者深入研究唯识了。

    人人都赞叹玄奘三藏法师,但是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唐朝的三藏法师并不只一个。人称玄奘为唐三藏,这个尊号,其实并非玄奘一人所专有。唐代的三藏法师很不少,玄奘也不是唯一的取经法师。与他同时代的唐三藏法师,还有几个西往天竺,不过玄奘法师因取经功绩彪炳,为皇室尊崇而得为天下知,兼以“西游记”一书流传,乃使玄奘三藏法师为后世所熟知,其知名度远逾同侪。

    另外一位唐三藏,往天竺取经,返国后译经,其贡献不亚于玄奘法师,在当时,其所受皇室尊崇供奉,亦无异于玄奘法师,但是由于没有被写成“西游记”一类说部,所以后世知者不多。

    这位被忽略的另一位唐三藏,就是义净三藏法师。

    玄奘法师是从“丝绸之路”天山北麓前往印度,经过沙漠和大雪山冰川,洪水山崩等等危险。义净法师是经海道往印度,历经台风海啸巨大的危难。

    义净三藏,俗姓张,字文明,原籍范阳,卽今河北省涿县一带。从小出家,十五岁就立志要去天竺取经,以竟玄奘法师未竟之功--他认为在玄奘法师取回的经文之外,印度必然仍有许多未发现的佛经宝藏,仍待追寻的。

    当时唐朝对西域是采取封锁政策的,可能是因为突厥战争之故。当年玄奘法师并未获准西行,只是私自出关的。玄奘法师之后,此路已不通,因唐朝对人民西行有极严的限制。

    不过,当时唐朝对外海运非常发达,尤其是与西亚大食国(今伊朗一带),及欧洲的大秦国(罗马帝国)有很密切的贸易来往。波斯商船经常来往于中国及南欧。《新唐书》的《地理志》附录《广州通海夷道》就有详尽的记载:从广州到大食国,海程只须九十天。广州也有船舶开往眞腊(柬埔寨),骠国(缅甸),婆利(巴里岛),丹丹及盘盘(马来亚地名),室利佛逝(苏门答腊)……等国境口岸,也有船经楞伽(锡兰)与天竺(印度)。

    义净法师于是决心循海道前往印度。他从北方来到广州,驻锡于光孝寺弘法,终于获得龚州使君冯孝诠的资助,实现了航海赴天竺的愿望。龚州使君冯氏是隋唐藩镇之一,世代驻守广州的家族,为北燕国王冯跋子孙,唐太宗高宗曾册封冯氏为岭南镇守使。冯唐(孝诠)娶高州使君冼氏女,冼氏为两广及越南北部之苗族七十二洞共主,故此冯冼两氏为当时实际上的岭南统治者,仍奉唐朝正朔,详见新唐书及隋书。以当时岭南冯氏之财力,支持义净三藏法师,自然绰绰有余。冯氏历代信奉佛教,支持义净,亦是当然义不容辞的事。当时唐朝不准人民自由出国,如果没有广州使君冯孝诠的担保,义净是很难获准离境的(详见冯氏家谱历史纪载)。

    义净法师当时已经三十七岁,当年是唐朝高宗咸亨二年(公元六七一年)。十一月,冯使君亲送义净登上波斯商船出发。大约二十天以后,义净到达了室利佛逝国(今之苏门答腊),卽是当时南洋最强盛的国家,全国以佛教为国教,以小乘佛教为主,义净法师到了国都巨港,住了六个多月,获得国王的礼遇供养,在彼处学习梵文及巴利文。次年六月左右,获得国王资助,派出专船送他与随行弟子善行往印度(国王是华裔的)。首先到达末罗瑜国(卽今之苏门答腊的占碑埠),弘法两月,然后北上,到了马来西亚半岛西北岸的佛教国家羯茶(今称吉打),弘法讲经四个月,深受华侨欢迎,度人很多,十二月,再登船西航。

    在印度洋船行期间,遇到了大台风海啸,船舶几乎沉没,义净法师趺坐念佛,得以化险为夷,但是此中颠簸辛苦危险之状,难以尽述(印度洋每年初春即有台风,年年海啸,淹没孟加拉国与东印度数十省,于今犹然)。

    经过楞伽岛之后,义净法师偕徒于咸亨四年(公元六七三年)二月八日抵达印度东部的耽摩国,是东印最大的商港。(即今之MADRAS),居住一年,研学梵文及巴利文,开始翻译龙树菩萨所著作的「劝戒王颂」一卷。

    大唐上元七年(卽公元六七四年),义净法师开始参拜天竺各国佛迹胜地,包括鹿野、灵鹫山等地。次年,挂单于著名的佛教最高学府那烂陀寺,攻研佛典,直到大唐垂拱元年(公元六八五年)才回国,留学历时十二年之久,搜集了梵文经藏五十余万颂,(四句为一颂,换言之,卽是两百多万句)。他先乘舟返抵室利佛逝国定居,进行弘法和翻译经典。

    三年后,卽即大唐永昌元年七月(公元六八六年),义净三藏法师回到广州,驻锡于光孝寺,(当时改称为制旨寺),在广州将军冯孝诠的资助之下,从事译经以及宏法,冯氏再度资助义净法师及三位法师赴南洋宏法,三位法师是贞固、道弘、法朗与孟怀业。贞固法师其时已经是一位很有名望的法师,在光孝寺讲授毗奈耶律典,孟怀业是贞固法师的弟子,是一位很有学问的居士。

    在《求法高僧传》一书中,义净法师写道:“怀业精解昆仑语,颇学梵香”,可见孟怀业是一位精通梵文与马来语的学者。(马来语又名昆仑语),孟怀业后来留居于苏门答腊.成为中国佛教学者侨居南洋的第一人。

    义净法师对于道弘法师的评语是:“……:既至佛逝,敦心律藏,随译随写,传灯是望……毕我大业,由斯小匠,年二十二矣。”可见道弘是一位很有学问发心译经的青年法师。

    义净法师说法郎法师“托志弘益,钞写忘疲”,可见法朗是专门负责誊写译经的一位苦干和尚,法朗后来病死于诃陵国,未能随义净三藏返国。

    义净师徒五人在室利佛逝国弘法及译经三年余,一直受到华裔的国王供养。义净的译经成就很大,武则天女皇帝天授二年(公元六九一年),大唐另一位三藏法师大津和尚,亦循海道往天竺拜佛迹及留学归国,途经室利佛逝,义净迎接大津到国王宫中供养,并托大津和尚顺道携带他的著作及译经回国,包括《南海寄归内法传》四卷,《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》两卷,译经龙树菩萨着《劝戒王颂》,《赞佛一百五十颂》,《无常经》一卷,《杂经论》七卷等等,带回帝都长安,呈献给朝廷。

    武则天女皇帝证圣元年(公元六九五年)夏天,义净、贞固、道弘三位法师从室利佛逝返抵广州,贞固法师与道弘法师受广州将军冯孝诠挽留供奉,留居于光孝寺弘法,义净法师北上,五月底到达东京洛阳,带回梵文佛经四百部,五十万颂,金刚座眞容一铺,佛舍利两百粒。武则天女皇帝敬重佛法,御驾亲自驾临东门外十里,恭迎义净三藏法师,全洛阳缁素,数十万人,幢幡数万,鼓乐香花,随驾恭迎义净法师取回的佛经,盛况空前,更胜于当年玄奘三藏取经回到长安,武则天女皇帝来到义净法师面前,亲身下拜顶礼,更是历代高僧未有的殊遇。六十一岁的义净三藏法师,被女皇尊为大唐国师,恭迎到佛授寺供养及译经。武则天在位二十余年,佛法大兴,国泰民安,教化推行,义净法师弘法功不可没!

    唐睿宗太极元年(公元七一二年),义净三藏坐化,世寿七十二岁,僧腊六十五。女皇敕令隆重谥尊,义净荼毗后取舍利千粒,受到女皇恭奉,不幸后来不久,女皇年老病逝。中宗复位,到再下一代,唐武宗大灭佛教,尽毁佛教寺院,杀害佛教比丘比丘尼二十余万人。毁尽佛教文物,义净三藏的舍利也下落不明了。

    义净法师在公元六七一年赴印取经,六九五年返国,前后二十四年之久,三次赴南洋弘法,所译五十万颂佛经,对后世有一定的巨大影响。他的游记,对中国唐代的南洋情况,有详实的纪述,为不可多得的历史文献,义净与玄奘三藏,及东晋法显三藏,实乃鼎足而三的取经译经伟大贡献者,在佛学和学术上的成就,都是值得推崇的。

 

声明:本站为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的互动式网站,文章及图片均为网友上传,如有发现我们文章或图片侵权,请通过邮件xuhua@xuefo.com与我们取得联络,我们在接到通知后会立即删除。

 




 
 

即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。上报四重恩,下救三道苦。惟愿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。在世富贵全,往生极乐国。
本站备案序号:粤ICP备0501177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