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相册


给我留言


与我交友


法宝流通


 

文章分类
 
 
 
 
 
 
我的友情链接

 

真心悔改终成高僧

2013/12/25 19:16:00 阅读:   下载word文档   微信分享


真心悔改 终成高僧

    南北朝(梁)时,白塔寺沙门道昶(音畅),经管寺中财物,任意侵占使用。忽然有几个冥府官员,在大白天,走进他的房间,将他拖在地上,要砍下他的脑袋,他惊恐万分,高呼饶命。官员狠狠警告说:"把你房里所有财物,全部用来归还寺院,可以饶你的性命!"他叩头发誓说:"一定照办!"马上敲钟,集合大众,施舍自己全部财物,造像设斋。那官员三天后果然又来,看见他只剩下一衲一钵,没说什么便走了。他从此勉力修持,终于成为高僧。

(出《梁·高僧传》)

行持精严 鬼魂得度

    南北朝(刘宋)时,慧果法师,婺州(今属江西省)人。刘宋初年(公元420年)到京城(在今南京市),住瓦宫寺。一次在厕所前看见一个鬼,向他顶礼说:"我过去做维那,犯了罪过,堕落为吃粪鬼。法师行持精严,又慈悲为怀,请您给予拔救!过去我积存有三千文钱,埋在柿树根下,请挖出来做福德用。"慧果便告诉大众去挖,果然有三千钱。为他造《法华经》一部,并设斋供养。后来梦见这个鬼魂说:"我已另去投生,比以前好多了。"

(出《梁·高僧传》)

造像供养 梦中见佛
   

    悟真寺释惠镜,平素修苦行,欣喜净土,自己造释迦,弥陀两尊像,供养礼拜。六十七岁那年,在农历正月十五日夜,梦见一位金身和尚对他说:"你想去净土见佛吗 "答说:"想见。"和尚给他一只钵,他看钵里面,广阔庄严,黄金为地,宫殿楼阁,重重无尽,菩萨海会,围绕着正在说法的世尊。忽然觉得和尚在前面,自己跟在后面,渐渐走到世尊面前,和尚不见了,他便合掌站立。世尊对他说:"你认识带你来的和尚吗 就是你所造的释迦佛像。你认识我吗 就是你所造的弥陀佛像——释迦佛如像父亲,我像母亲,你们众生像孩子。譬如孩子掉进深泥里,父亲从深泥里把他抱上岸,母亲在岸上和家里给他洗涤污垢,另换新衣,养育教诲,不让再堕入污泥。释迦如来教化浊世众生,指引净土道路,我居净土,摄取念佛众生,使不再退转。"他听后欢喜踊跃。醒后,信心更深,愿心更切。不久,又梦见前次的和尚来说:"你再过十二年,当生净土"。后来果然至七十九岁时逝世。附近的人看见无数圣众,从西方来迎接,空中的音乐声,大家都听见。

(出《三宝感通要略》)

三世因果 丝毫不差

    唐朝洛阳香山寺释鉴空,俗姓齐,吴郡(今属江苏省)人。中年时在江浙一带来往,境遇很穷困。元和初年(公元806年),遇着杭州灾荒,准备去天竺寺讨饭吃,走到孤山寺西面,又饿又乏,无法再走,坐在水边流着眼泪,口中哼着凄凉的诗句。忽然有一个印度和尚也坐在水边,望着他发笑说:"法师秀才!旅游的滋味够吗 "他说:"旅游滋味是很够。为什么叫我法师呢 ?"和尚说:"怎么你忘记在洛阳同德寺讲《法华经》吗 ?"他说:"我活了四十五岁,只在江浙一带活动,怎么说到洛阳去了? "那和尚说:"你大概是饥饿所迫,没功夫去回忆了。"便从袋里取出一颗拳头大的枣子给他说:"这是我国出产的,吃了可以获得大智慧,能知过去未来的事。"他正饥饿,立刻将枣子吃了,又捧些水喝,忽然连打呵欠,靠在石头上便睡着了。过一阵醒来,回忆起在同德寺讲经的事,好像才隔一夜。不觉叹息流泪问:"震和尚在哪里? "印度和尚说:"他修持不够专精,今生又作四川僧人。"问:"神上人在哪里呢 "答:"他过去的愿未满,堕落在军队中。"问:"悟法师在哪里呢 "答:"你忘记他在香山石像面前,开玩笑发的大愿:如果不能证无上菩提,愿当—个威严的武将吗, 昨天已经当上大将军了。当时一道云游的五个人,只有我一个人获得解脱,只有你变为受饥饿的人。"鉴空哭着说:"我四十多年来,每天只吃一顿饭,穿一件破衣,世俗的事,连根断绝。怎么福报这样薄,弄到受饿受冷的地步呢? "印度和尚说:"因为你在法座上,说了许多邪见,使听法的人产生疑惑,自己又犯戒破斋。譬如一件东西,它的形状不端直,影子就必然弯曲。受果报是理所当然的事。"他问:"应当怎么办呢 "印度和尚说:"今生的事已成定局。来生的因缘,你现在应该警醒和努力。"便从袋中取出一面镜子,对他说:"要想知道贵贱的缘分,寿命的短长,佛法的兴衰,你可以看一看。"他照了许久,感激地说:"果报的真实,盛衰的道理,我都明白了。"起身同走几步,忽然印度和尚不见了。他当晚去灵隐寺出家,受具足戒,专诵《法华经》,戒行很精严。后来赴洛阳,会见河东人柳珵,谈到这件事,并说:"我将活到七十七岁,在世还有九年时间;我死以后,佛法可能要衰败了!"柳珵再问,他提笔写道:兴一沙,衰恒沙;兔而置,犬而拿,牛虎相交与角牙,宝檀终不灭其华。后来的事实都和这谶语符合,就是指唐武宗(公元841—846年)毁灭佛法的事。

(出《法华经持验记》)

妄改说戒 恶报示警

     隋朝时东川释僧云,为人聪明有辩才,对大小乘均有研究。住宝明寺,领导大众。于四月十五日,全寺僧人集合说戒时,他是上座,对大众说:"戒律是为了防过失,个个都会念,何必劳烦大家常常来听。可以让一个人解说,使初学懂得就行了。"他平时自负很高,没有人敢反驳,都依从他。直至夏季过完,时常停止说戒。至七月十五日早晨,应当升座说法,忽然他失踪了。大众因新年未受戒,互相规诫的自恣活动也废除了。一时人心浮动,四处去寻找。结果在寺旁三里多的古墓中找到他,遍身出血,像受刀伤。问他才说:"有个巨人,手拿大刀,狠狠骂我任意改变诵戒制度!拿刀刺我的身体,剧痛难受。"接他回寺院后,便至诚忏悔,从此对诵戒布萨(集众说戒,增长善法,叫做布萨),读诵经典,不敢随便,十年来奉为常课。后来他临终时,有异香迎他,神态安详而逝。当时僧俗都称赞他能及时改过,终有成就。

(出《唐·高僧传》)

舍道还俗 受大罪报
 

     唐朝人姚明解,本是普光寺沙门。他生性聪敏,爱好文学,又会书画,音乐也很出色。因为他对这些世俗事很留恋,便无心学道。于龙朔元年(公元661年),赴洛阳参加科举考试,考中以后还俗,不久死去。后来托梦给净土寺僧智整说:"我生前没有积功德,又违犯戒律。现在受很大的罪报,十分饥饿。如果还念朋友交情,能给我一食饭吗 ?"智整在梦中答应了,醒后便给他施食。到夜间,刚入睡,又梦见明解前来致谢。

私用寺物 罪报极重

    唐朝调露元年,启福寺住持释惠澄患病,作牛吼而死。寺僧长宁夜里梦见惠澄形容很憔悴,说:"我因为私用三宝的东西,受的苦说不尽。其他的罪报还较轻,唯私用寺院财物的罪报极重,求你救度!"长宁便为他诵经忏悔,过一月后,又梦见他来说:"承蒙救度,我已免除受苦,另住一地方,只是还不知道哪天能得度脱。"
(出《佛祖统纪》)

私用僧物 变牛偿报

    唐朝五台山的北台后黑山寺释法爱,当监院二十年,用十方僧众的财物,在南原购置许多田产,私下留给他的徒弟释明诲。法爱死后,就投生他家变牛,独力耕田长达三十年。牛老了,又有病,庄头打算用牛向别家换油。当夜,明诲梦死去的师父哭着对他说:"我私用僧众的财物,为你购买田产。今生变牛,现已衰老。希望你剥我的皮做鼓,把我的名字写在鼓上,供僧众礼诵时使用,这样我的罪苦才有了脱的日期。否则,纵使南原变成沧海,我也脱不了苦!"说完,举身向地上扑去。明诲惊醒,正是半夜,立即敲钟集合全寺僧众,向大家宣布这桩事。第二天,庄头来报说,老牛撞死在树下。明诲照他的话,剥皮做鼓,把名字写上。并将南原田产全部卖掉,用所得价款,在五台供僧。同时变卖自己所有衣物,为师父礼忏。后来把这鼓送至五台文殊殿。

(出《文殊大士灵应录》)

鬼神守护 岂能懈怠

    宋朝光孝安禅师,一次在定中看见寺内两个僧人靠着栏杆在谈话。开始有天神在旁护卫并倾听,过一阵便离去;一会来些恶鬼,唾骂他们,并扫他们的脚印。后来询知两人,开始谈佛法,次谈别情,最后谈生活。禅师从此终生不谈论世俗事。

(出《沩山警策》注释)

经忏未完 冥府查究

    乌镇利济寺,有僧师徒两人,比较谨慎忠厚,来求做经忏的人更增多,因此便富裕起来了。但性悭吝,自己不享受,也不肯布施。后患病,族人接回治疗,不久死去,全部积蓄,均归族人。十年后,托梦给他的亲属说:"经忏未做完的,冥府追查很严,苦不可言。世间传说在闪电光中读经,真是这样。"笔记下来,以警诫应酬经忏的人。

(出《竹窗三笔》)

破戒受罪 情况惨重

     清朝释能安,在长沙南门外向家湾,与同参一起修行,共买下一所房屋,取名"莲社",以代人做经忏为职业。后又在平江替人做法事,一些想求福报的善男信女,都请他诵经礼忏,因此稍有积蓄。一天,他的徒弟灵慧患病死去,但胸部有热气,过许久又苏醒,对师傅能安说:"我到地狱里,看见僧道破戒受罪的很多,情况惨重!尤其是补经的痛苦,更令人可怕!"极力劝他师父将莲社房屋变卖,从此改过,不要再贪图做经忏的利益。并说,你从前替人做的经忏,其中有很多不踏实,都必须重补!要等师父答应后才死。最后他师父答应,徒弟即断气。能安从此隐居在湘阴麻石山庙里,天天踏实补经,不敢稍有疏忽。《妙法莲华经· 法师品》说,诵经是五种法师行持中的一种,现在用来作为谋生的工具,不怕布施难消受,哪知以后在冥府受报,比阳世重百千万倍吗 !能安如果不是受警告而发心忏悔,就可怕了!

(出《芬陀利室笔记》)

犯戒淫赌 地狱相现

     张某,突然死亡,随鬼卒见冥王,查对系错捕,责令送还阳世。张求鬼卒引导参观地狱,经过刀山剑树,均一一介绍。最后到一处,有个僧人,股部穿绳索倒吊着,疼痛惨叫。走近看时,正是他的哥哥。张看见很悲痛,问是什么罪到这地步 鬼卒说:"他当僧人,到处募化金钱,供自己淫欲,赌博,所以受惩罚。要解脱恶报,只有自己忏悔。"张苏醒后,怀疑哥哥已经死亡。当时哥哥住兴福寺,便前去探望。进门就听到呼痛声,入室内,看见他股部生疮,脓血溃烂,把足挂在壁上,很像在地狱倒吊着的形状。问他为什么这样?他说倒挂着稍好点,否则痛彻心肝。张把所见的告诉他,该僧大为惊恐,便断绝荤酒淫赌,虔诚诵念经咒,经过半月病愈,从此成为持戒僧。

(出《蒲留仙笔记》)

欠常住款 韦驮令还

     清朝福严费老人会下一位受戒僧,受戒时,欠攒单银五钱,四年不归还。老人圆寂后,这个受戒僧梦见韦驮菩萨命令他归还这银两,并说:"本钱虽是五钱,加上利息,应该还二两。"受戒僧说:"和尚已经逝世,还给谁呢? "韦驮说:"和尚不在世,你可送到灵隐寺,了却这公案。"该僧醒后,便将银两亲自送到灵隐寺,说明情况,用来供奉先老人。该寺主持鸣鼓集合僧众,说明这件事,希望大众要谨慎因果,并说:"我们寺中目前正进行修建,钱粮的收支数目很大,所以韦驮特用这件事对我们作警诫!"

(出《现果随录》)

贪业未除 终归堕落

     僧继祖,湘阴人。中年出家,至宁波阿育王寺燃指供佛,又在扬州高旻寺习禅定,修持苦行,饮食粗劣,毫不介意。可惜贪业未清除,常以经忏收入作私蓄,他师父生前也曾多次告诫。他将所得的积蓄,拿给儿子买田宅。不到几年,家产还是一无所存,儿子媳妇先后死亡,俗家已没有后人。自己疾病缠身,一度垂危。后来住茅蓬,因多病,发愿朝普陀,供众结缘。又将修建的私庵卖掉,用这笔钱放瑜伽焰口。但是,舍了以后又放不下,心绪起伏不定,病情也时好时坏;有时平地跌倒,神志不清;甚至切齿怒骂,偶然流露一两句,都是说的从前营谋失败,因而归怨别人的话。又喜吃葱蒜,并在寺内养猫,毫不在乎。我曾经笑问他:"世间上做什么事能够发财 ?"回答说:"只有出家当和尚最容易发财。"虽是开玩笑的话,正反映出末法时期的现实情况。唉!从前的出家人是为"了生死",现在的出家人说是谋生活,真是距离十万八千里!出家人被称为佛门眷属,应该以断爱为本。施主的布施,功德如同须弥山,只能用于弘扬佛法,利益众生,怎能看作私人储蓄,用来供家养口呢 !他的神经错乱,也是小小的业报。过不几年,胸部生一突出的疮,痛苦而死。这还是眼前的业报,死后堕地狱受的恶报就严重了!

(出《芬陀利室笔记》)

 

声明:本站为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的互动式网站,文章及图片均为网友上传,如有发现我们文章或图片侵权,请通过邮件xuhua@xuefo.net与我们取得联络,我们在接到通知后会立即删除。

 




 
 

即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。上报四重恩,下救三道苦。惟愿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。在世富贵全,往生极乐国。
本站备案序号:粤ICP备05011779号